聖象旗下多公司廢氣擾民近5年 環保協會持續82天促整改無果

u=3830567357,2745463539&fm=27&gp=0.jpg

7月18日,一則國内一線地闆品牌企業聖象集團被阿拉善SEE華東項目中心取消會員資格的消息在市場傳開。當日,其母公司大亞聖象股價下跌2.06%。

作為國内一線地闆品牌,聖象集團緣何會讓這個經曆了15年發展,在行業内赫赫有名的生态保護社會團體阿拉善SEE生态協會選擇取消其已經維持了多年的會員資格?事情還得從聖象集團供應商,同屬上市公司大亞聖象旗下的大亞人造闆集團廢氣排放擾民說起。

自今年4月份起,阿拉善SEE生态協會在通過民間環保組織了解到,大亞聖象旗下包含大亞人造闆集團在内的多家相關企業在生産過程中可能存在造成環境污染、危害居民健康的環保問題後,組織專人進行調研溝通。在持續82天協調督促整改無果後,阿拉善SEE華東項目中心工作委員會一緻通過,于2018年7月16日向阿拉善SEE生态協會理事會提請取消聖象集團會員資格。

7月22日,《證券日報》記者來到大亞聖象位于丹陽的工業園區。“安比”的到來給悶熱的夏天帶來絲絲清涼。對于丹陽市路巷村的村民來說,台風除了帶走了夏日的炎熱,還帶走了惱人的酸臭味。記者站在路巷村村頭望去,與村子相鄰的九曲河對岸,大亞人造闆煙囪正排放着濃濃的“白煙”。幾乎24小時排放的“白煙”困擾了村民們很多年,在多方投訴無果後,村裡的年輕人選擇了“出逃”。

u=2110991355,47214028&fm=27&gp=0.jpg

1

廢氣擾民 企業堅稱排放達标

小吳(化名)嫁到路巷村差不多4年,自打進村起,大亞聖象排放濃煙的事一直困擾着她和村子裡的人。村裡現在很多年輕人都選擇在城裡買房,不再住在村子裡。“倒不是交通不方便,這裡什麼都有,離市裡隻有幾分鐘車程,主要是聞不了這個味兒。”如今孩子已經臨近入學年齡,這麼些年,跟大人一樣“同命運共呼吸”。

調查中記者了解到,大亞聖象排放出的廢氣擾民的事發生的時間要比小吳說的還早一些。

丹陽市環保局在回複居民投訴時表示,2013年以來,大亞人造闆廢氣信訪投訴日益增多。為了解決廢氣擾民的問題,大亞聖象曾于2014年底與德國EWK公司簽訂了廢氣治理協議,投資4500萬元新建廢氣處理設施,2016年底廢氣處理設施正式投入運行。對于廢氣處理設施上馬後異味前後有沒有明顯變化,小吳說不上來,隻是覺得“天比較悶的時候異味還是比較重”。

不僅僅是路巷村,臨近的幾個村莊,包括商業住宅禦河熙岸在内,也常年受到異味的困擾。記者從丹陽市政府熱線及丹陽市網絡問政平台了解到,有關大亞工業園區内企業廢氣排放影響周邊環境的問題投訴很多,村民反映的廢氣擾民問題一直是丹陽市環保局關注的重點問題。“7月份到現在大概收到有10多個投訴,當然可能有同一人的重複投訴。”相關人員告訴記者。

今年6月13日,結合多項環保專項行動,丹陽市環保局再次對企業進行了環保監察。在調查結果中,環保局提到,群衆的反映屬實,雖然大亞人造闆新建的廢氣處理設施已正式投運,但由于木材自身含有的特殊氣味,在氣壓低、陰雨天氣等不利擴散氣候情況下,木材蒸餾過程中産生的異味對周邊環境仍有影響。

記者緻電大亞聖象公司證券部詢問情況,證券部工作人員以董事會秘書吳立新剛剛到任不清楚事件為由拒絕了采訪請求。“這件事是我們品牌部負責。”上述人員告訴記者。随後記者聯系上公司品牌部工作人員,其強調,“大亞聖象及上市公司下屬其他公司一貫嚴格遵守國家環保标準及要求,檢測也均達标。”

u=3104987699,143021276&fm=15&gp=0.jpg

2

環保協會聯合民間環保組織督促整改無果

大亞聖象堅稱排放達标,但是,在鎮江市副市長、丹陽市委書記陳可可看來,“盡管官方檢測結果顯示大亞排放廢氣中受檢的污染因子均符合參考标準,但其氣味擾民也是不争的事實。”今年7月2日,陳可可帶隊就大亞周邊村莊居民多次、重複反映的環境信訪問題走訪大亞木業附近的開發區路巷社區大吳巷自然村,其在走訪時曾公開表态。

于大亞聖象來說,在這一場廢氣擾民紛争中,一方面下屬子公司被官方點名,另一方面旗下聖象集團還因此遭到了阿拉善SEE協會除名。

2018年4月25日,阿拉善SEE協會關注到一份來自蘇州工業園區綠色江南公衆環境關注中心(下稱“綠色江南”)與北京市朝陽區公衆環境研究中心(InstituteofPublicandEnvironmentalAffairs,下稱IPE)公開發布了一份《聖象地闆綠色産業鍊是否名副其實?》的調研報告。報告中提到,2018年3月份,綠色江南先後多次前往大亞木業工業園區開展實地調研。當綠色江南工作人員駕車通過機場路與齊梁路交界口時,車内飄進很濃的怪味,綠色江南工作人員下車後聞到的氣味刺鼻嗆人,廠區内矗立的煙囪正向外排放出白煙。

在注意到綠色江南這份污染投訴調研報告後,阿拉善SEE協會旗下華東項目中心聯合聖象集團等多方進行溝通,協調督促會員企業聖象集團能促成問題解決。

聖象集團也曾就此作出促成問題解決、就過往大亞集團下屬企業環境監管記錄的原因、采取的整改措施和目前的管理情況等提供相應的公開說明文件,同時安排與周邊居民協調溝通,獲得周邊居民的理解支持,并且督促大亞人造闆集團完善項目監管、日常生産過程中的管理控制及排放物監測等承諾。不過,在多方調研核查後發現,“大亞人造闆的環境影響問題至今仍未得到改善和解決。調研中,周邊居民反映強烈,認為相關企業的污染排放對周圍社區居民生活環境的嚴重負面影響依然沒有實質性改變;而參與調研的工作人員在現場聞到的刺鼻氣味,與之前的調研并無區别。”

對此,阿拉善SEE華東項目中心工作委員會認為聖象集團在問題出現後未能及時督促整改,未盡企業應盡的環保和社會責任,特别是綠色供應鍊的建設管理和監督責任。經阿拉善SEE華東項目中心工作委員會一緻通過,于2018年7月16日正式向阿拉善SEE生态協會理事會提請取消聖象集團會員資格。

“可能前期在溝通上存在一些問題,目前正在阿拉善總部的協同下積極配合,争取盡快恢複會員資格。”大亞聖象品牌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

距離阿拉善SEE協會宣布取消聖象集團資格已過去四天,7月22日記者來到丹陽,現場記者看到公司位于機場路與齊梁路交界口的廠區煙囪仍排放着白煙。肆虐的台風吹散了白煙,記者在現場并沒有聞到刺鼻的氣味。

走訪中周邊居民向記者提供線索,因為環保局的介入,白天大亞聖象的排放少了很多,夜間排放多,氣味也更濃,到了夜間廠區還會往河道偷排污水。“不過你不知道在哪裡排污的,廠裡的人才知道。”

7月24日淩晨,記者再次來到大亞工業園區,園區内燈火通明,時不時地有大貨車從廠區駛出。站在九曲河橋頭,一眼望去矗立的大煙囪一如往日排放着白煙,在燈光的照耀下,夜幕中白煙也看的很清晰,空氣中飄過一些異味,氣味不是很濃。經過廠區大門,在大門的另一側,記者透過廠房望去隐約有黑色的煙排放出來,相對白煙,排放的量不是很大。

《證券日報》記者就此詢問大亞聖象品牌部工作人員公司廢氣排放裝置是否是24小時作業,得到了對方的肯定。對于記者追問的周邊居民是從哪一年跟公司反映廢氣排放有異味,公司下屬其他分子公司近年來是否有環境污染等問題,上述工作人員都沒有正面回答,其表示近幾日整個集團及上市公司正在召開半年度總結會議,涉及到專業的環保問題不能立即回複。截至記者發稿,對方仍未給予相關回複。

3

投資者呼籲澄清 公司避而不談

《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作為地闆和人造闆行業龍頭企業,目前大亞聖象旗下擁有兩大品牌“聖象”、“大亞人造闆”。作為公司核心的無形資産,2017年“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排行榜顯示“聖象”品牌價值已達345.68億元,位居中國家具行業榜首。同時,大亞人造闆以108.36億元的品牌價值登頂2017年“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人造闆行業榜首。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此次大亞聖象股份被環保協會除名,對大亞聖象來說現有兩大品牌将會産生緻命的影響,品牌形象可能會一落千丈,遭到市場唾棄。宋清輝認為,作為一家有責任心的社會公衆公司,公司生産廠區釋放出的廢氣對周邊居民生活造成影響,應該加快整改,千萬不能敷衍了事。

7月20日起在深交所互動易平台上,陸續有投資者詢問聖象集團被阿拉善SEE協會除名一事,有投資者通過群衆信訪舉報和邊督邊改公開情況一覽表獲悉,“丹陽市環保局要求大亞人造闆必須保持廢氣處理設施正常運行,确保污染物達标排放,同時要求按照鎮江市環保局要求(鎮環函〔2018年〕19号),聘請專家抓緊完成異味源分析,并制定切實可行的整治方案,抓緊實施。整治工作必須于2020年6月30日前完成。”針對有關環保相關事宜,投資者呼籲公司發布公告予以澄清。

不過記者注意到,7月24日下午3點18分,大亞聖象在互動平台回複了一則投資者為新上任董事會秘書吳文新點贊,當投資者詢問公司自有林地20萬畝計入财報哪一部分的提問,吳文新選擇性跳過了此前其他投資者提到的有關環境污染、聖象集團被環保協會除名等相關問題。

作為中國首家以社會責任為己任,以企業家為主體,以保護生态為目标的社會團體,阿拉善SEE協會曆任會長有劉曉光、王石、韓家寰、馮侖、任志強等地産業大佬。記者注意到,協會會員萬科、朗詩等地産公司會員單位此前與大亞聖象旗下聖象集團有工程合作。有投資者在7月20日就取消會員資格對公司地闆業務中工程渠道的負面影響進行詢問,截至目前仍未有答複。

“此時輿論影響極大,公司理應對該事件進行回複,給投資者一個滿意的交代。”宋清輝告訴記者。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分享:

掃一掃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評論

精彩評論